败毒孙云丰,你让我感到恶心

  百度首席产品设计师孙云丰写道“Google市侩,我感到恶心”(全文见 http://news.csdn.net/a/20100113/216459.html)

  他这样写道

   “政治环境短期内是无法改变的。在中国,每个企业或者个人,都必须戴着镣铐跳舞。其实在别国一样,只是程度之别。但这是现实。在有限的条件下,尽可能的提供自己勉力而为的一份子,才是一个真切的做企业、做人态度。”

  是的,我也是这么认为,环境恶劣,你可以保持沉默,我甚至认为这是一个经济理性人最明智的选择。

  不过呢。

  并不是每个人都是小人的,没必要把所有的东西都当做阴谋论。

  世界上除了真金白银,除了市场份额,还有一种叫做政治信仰的东西。

  是的,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可以为了信仰而去抛头颅,洒热血,只是因为他相信,他所做的代表了正义。

  是的,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会去坚持他们为人处世的原则,会去因为在你眼中无足轻重的东西放弃那些荣华富贵,锦绣前程。

  当然,你可以选择没有信仰,你可以认为这是经济利益,你可以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这是你的自由。

  但是,对于你的这种说法

   “google的首席法律顾问的调调让我感到恶心。因经济利益退出,就直白白的说好了,把自己涂脂抹粉一番,还煞有介事的提到google被中国人攻击,中国异议分子的Gmail信箱被攻击,把这些事情作为退出中国的铺垫,这种论调是侮辱中国普通老百姓的智商,但还真有可能迎合那帮目空一切,但从未到过中国、对中国没有丝毫了解,却又喜欢对中国说三道四的西方人的假想。”

  我有权抗议。

  请你不要代表我,更不要代表中国普通老百姓。

  你身处大公司,十指不沾阳春水,又怎么知道那些尘埃中挣扎着的小网站在这些日子里被苦苦折腾的悲剧故事。

  鲁迅的两句诗,恰如我此时此刻的心情–“忍看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

  西方人是不了解中国国情,是有些凭空想象,但是,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扭曲过的视角,虽不是事件的真相,但也绝非无中生有,空穴来风。

  兼听则明,偏信则暗。不带逻辑思考,只凭借人种,国籍毫无道理的鄙视,煽动仇恨与敌视,如非别有用心,就是肤浅之极。

   “信息不对称是造成社会不平等最主要的原因之一。而对普通百姓最为关键的信息,并非中-南-海秘闻,而是最为常规的经济、文化、科技等领域信息。尽可能的为普通老百姓对这些领域的信息提供便捷,并消弭信息占有的不对称,这是搜索引擎存在的最大社会政治意义之一。”

  是的,百度是一个好公司,提供了很多有用的信息。

  但是,号称最懂中文,事实上也差不多只懂中文baidu,你可知道,对于一个技术人员来说,Google是多么神圣不可侵犯的领地。

  无论是Google对于英文资料(90%的技术资料都是英文的)的搜索,还是GoogleCode的开源项目Hosting,又或者是高手扎堆云集的Google Groups,第一时间让技术传遍全球的GoogleReader,还有如同空气与水的Gmail。

  太多太多,我一时间甚至数不清。

  Google以它开放的姿态,让程序员真真切切的靠近的知识领域的共产主义。

  请问您,baidu有吗?baidu会有吗?

  当然你可以嗤之以鼻,说这是不过是商业策略,开放的都是非核心。

  可无论这是一小步,还是一大步,这毕竟都是在向着美好,向着光明前进的一步。

  党在三个代表中说到,要代表先进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要求,要代表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

  我想,Google当之无愧的做到了这些。

  他代表了先进的商业逻辑。

  不知道你是不是学过历史。

   1757年,乾隆二十二年,中国彻底闭关锁国。一道圣旨从京城传到沿海各省,下令除广州一地外,停止厦门、宁波等港口的对外贸易,这就是所谓的“一口通商”政策。这一命令,标志着清政府彻底奉行起闭关锁国的政策。两百多年来,乾隆的这道圣旨一直被视为是导致近代中国落后于世界的祸根。那时的大清帝国,正值鼎盛时期。

  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你又说到

  “从这个角度而言,尽可能的设法为百姓提供便捷的信息获取技术服务,提供切实的价值,而不是挂羊头卖狗肉的宣称自己dono evil和政府撕破脸皮搞壮烈,才是一种真切的负责态度。找台阶下可以,但不要拿一个高管制国家的民众感情来做台阶,这是极其不道德的。”

  在一个恶劣环境中,有人可以选择苟且偷生–至于是忍辱负重还是为虎作伥那需要时间来证明。

  但是有人宁为玉碎,不为瓦器,宁为鸡口,不为牛后,请您对他们给以应有的尊重。

  这不是找台阶下,这不是挂羊头卖狗肉。

  这是闻一多的拍案而起,横眉怒对国民党的手枪,宁可倒下去,不愿意屈服。

  这是勇敢的海燕,在闪电中间,在怒吼的大海上高傲地飞翔。这是胜利的预言家在叫喊: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总而言之,孙云丰,不管你是出于什么动机写出这样的文章,你都让我感到恶心。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