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上的重遇

  今晚落班又好似往常一样拖住疲惫嘅身躯到政府门嘅车站等城巴,然后上车。上落班嘅车人多,好多时系我上车嘅时候已经无晒位,我一般都唔会揾位坐。而系揾一个舒服嘅位企到落车为止,就算车上已经有空位。

  到左我上车嘅下一个站,一个着住灰白色衫嘅人刚上车就系我身跟企落,斜对住45度角带住微笑甘冲我叫左声:“辉哥!”。我望住离张完全陌生嘅面孔真系啊大口得个窿,无言以对。“唔认得我系边个啦,我系达志啊。”,佢见我甘都唔好意思比d提示我。“哦,哦,哦,哦。。。”,我一时间脑里面仲系一片空白,谂唔起。“哦!达志,你系欧阳达志!”,我搞尽脑汁仲系谂返起有个高中同学嘅名,终于哦哦下俾我哦出离。“系啊。”佢肯定左我嘅答案。“讲返起我地都有成10年无见罗哦?”,我粗略估算下。“系啊,从高中毕业到衣家8年啦!”,佢准确甘讲。

  久别重逢,谈起大家嘅近况。佢系个化工技术人员,系顺德最大嘅涂料生产企业“华润涂料”工作。然后就讲返起好多旧同学。佢讲d人虽然都系同班同学,但系我真系无晒印象,唔知边个打边个:“番瓜叫乜野名话?”。“番瓜叫李华添啊”佢对所有高中同学依然仲好熟悉。我又问:“甘系米有个叫伯虎嘅,叫林柏康啊?”。“系黎柏康啊”佢马上纠正左我嘅错误我。“甘你记记得何庆联啊?”,我讲返d我比较熟嘅同学。“前几日连家乐结婚摆酒嘅时候先见过,佢肥好多啦,肥到我都认唔到,因为佢高中果时候都好瘦。甘你记记得边个连家乐”。“啊,真系无乜印象啊!”,我又系一脸茫然。

  问左佢一下其他同学嘅近况,原来好多同学都系系政府里面工作:“番瓜佢都系系区府里面做架,佢系交通局。”。我马上系脑海里面回忆下番瓜究竟系乜野样:“系?点解我无见过佢嘅?真系见都唔认得拉”。佢以为我都系公务员:“原来你都系系区府里面做架?”。我向佢解释:“唔系啊,我地系外来员工,系度做几个月就走。”。

  讲讲下我又谂返起系政府里面工作几乎日日都见到嘅一个旧同学:“陈子浩都系系政府里面做架,佢系科技局啊,我地就系做佢地d野即嘛。系呢?真系我都唔知佢结婚未添?”“佢好早就结啦,个女都几岁大罗,我地d同学都结晒婚啦”。我问佢:“你都结婚罗哦?”。“系啊。”我又问:“有仔女未啊甘?”。“有啦,个女一个月大”。我话:“刚刚满月罗喔?”。“系啊,甘你呢?你都应该结婚啦。”,佢反问返我。比佢甘讲起就真系有d惭愧:“哈,我未啊”。

  我地系同一个车站落车,其实我地屋企只系相隔一个路口。佢已经搬过离年多,只系年多里面我地都无碰过面。其实我谂翻起达志同佢高中果时候个样都无乜点变,同其他旧同学一样,无论身型、面型都饱满左好多。只系我一个人仲系甘消瘦。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