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顺德市

    没有谁比顺德人更能解释政治黑幕、黑箱作业的残酷性,和省政府包庇、维护佛山所给顺德人民带来的巨大伤害。顺德是可怕的,顺德人是勇敢的,它年复一年,日复一日,顽强地挑战这个神州大地上最卑鄙、最无耻、最贱格的城市——佛山。顺德在陈用志、冯润胜领导下几经沉浮,以其出色的经营、销售、生成能力把顺德从一个种桑养蚕的农村小县发展成为经济产值排在广东第7的大城市。奋斗了十多年以后,顺德被贬为区。我们视之为人生中一个转折的阶段,而并非旅途的终点,我们还要继续迎接挑战——对外发展经济,对内反抗佛山。

    作为勇敢的顺德,作为佛山世袭垄断地位的挑战者,更作为整个地区内反抗佛山无能管治的领袖和先驱者,顺德的降级给许多人带来了遗憾和思索。或许这意味着自主发展那段英雄时代的某种终结。

    90年代,在别人的眼中,佛山不像个城市,倒像顺德心腹里的一条血吸虫,挥金如土,收入永远赶不上花销的速度,但他一直过的是无忧无虑的二世祖生活,抽取顺德、南海的资金去兴建百花广场。到了90年代末期,佛山的统治开始摇摇欲坠,佛山的一场慕尼黑政治阴谋也从这个时候开始萌生起来。

    冯润胜调职,南海人来当市长。顺德的艰难成长并没有好报,不久佛山吞并了顺德,佛山的阴谋恶行让顺德人民极为不满,这是一个错误的政治决定。

    突然的降级使顺德一下子沦为区,年年向佛山进贡税款。新城区作为市中心的规划发展也无以为继,嘉信的发展也走向崩溃边缘。

    在封闭的政治环境下打压竞争,用落后生产力去代替先进生产力这样会有利经济发展吗?就像希腊神话中的西西弗斯,把那块巨石不断推起,不知疲倦,顺德依然不改初衷,虽然顺德人还是会自力更新艰苦创业勤奋拼搏。但处处受制于佛山能很好的发展吗?佛山作为落后城市配得上统治顺德吗?当然不配!

    2002年以来,顺德的发展开始减缓,2004年从全国第一百强县市跌到第二。在这样的经济环境下,佛山继续奉行不唯上、只唯进的官场生存原则,不但不理顺德经济死活只顾发展禅城经济,而且处处深谋远虑分裂顺德、同化顺德。

  到了今天,很多人说顺德已经不再可怕、不再吸引,企业龙头格兰仕也正向中山迁都。

    顺德可能是黑暗的政治急流中,历经磨难最多的人。童年的希望,少年的奋斗,中年的悲剧。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佛山是天生的贵种,然而这种先天优势就足以令后天不思进取的佛山世代相传去统治积极进取的顺德吗?顺德现在是一个愤怒的年轻人,追求完美,这世界不完美,顺德要改善世界,改造历史!使这个世界更加多样化,更加完美。如今,这个斗士已被降级,但他说:“顺德市永远不死,我们能屈能伸,忍辱方能负重!”

Advertisements

永远的顺德市”的一个响应

  1. 同感!我也是顺德人,我也深深感受到大佛山的伤痛!不过有点我不太同意:“顺德在陈用志、冯润胜领导下几经沉浮,以其出色的经营、销售、生成能力把顺德从一个种桑养蚕的农村小县发展成为经济产值排在广东第7的大城市。”冯润胜就算了吧,他也把顺德害惨了

评论已关闭。